淋雨的纷华

【刀剑:烛婶,主上是美术生的场合】


#来自一个美术生的怨念_(:з」∠)_#
#ooc了算我的_(:з」∠)_#
#当小日常看看吧,短小意识流#


你是个审神者。
但同时,你也是个学生。还是个艺术特长生。
作为一个美术生,你本人最头疼的自然是明明早就会了却还是不得不完成的千篇一律的练习稿。
虽然,完全没有难度。_(:з」∠)_


“主上?这是今天的下午茶。”

烛台切走进和室时,你正对这画板挥着铅笔。

今天是晴天,但称不上炎热。初夏的午后的风总有青草的香味。你很喜欢在这份清凉里遨游在艺术的海洋。

你抬眼看看他,又瞥一眼自己被铅笔屑染成纯黑的手。看来又要被说教了啊。

“啊谢谢啦放在那儿吧。”你很快吐出一句话甚至没敢有多余的标点符号。

“主上,不可以因为我不在就这么随意哦。”他抚额,好看的金瞳闪着宠溺的光。嘛,虽然这也是无可奈何。

“嗯……主上?这是?”

又是从现世带回来的吗?

精神高度集中时被打断,你不气恼,而是垂下手臂。权当休息。

你顺着烛台切扬起的指尖看去。

你以往堆放画材的书桌,现在却请进了一尊白色雕像。

“哦,他呀,”这位是马赛小哥哥!虽说胡子多了点,虽说有点帅,虽说帅不过光忠,可还不就是个石膏?!“他可是我的挚友!”

嗯,老师教导我们,对石膏要怀有崇敬之心!哪怕他没其他人帅。

于是你得出这个似乎说得过去的结论。不知怎么还有那么点小骄傲。

“哈哈。”付丧神眯眼微笑。你在现世的学习方向,他是知道的。

他的声音很好听,富有磁性,笑起来更是带着气音,真是说不出的色气。

“主上也真是辛苦了。”这算是安慰吗?

烛台切说着从白瓷盘里挑一块自制的饼干,示意你张嘴。“啊——”

不这一定只是在哄小孩。

“啊~”

哇好吃。不愧是我的大宝贝儿!

你张嘴接了饼干,忽然玩心大起地咬咬他的指腹。隔着手套轻微的粗糙质感,他纤长的手指回应般动了动。

“这点程度的练习稿就和日课一样啦,没什么的。”而且我走特长生的路也是有私心的。

你看他瞬间闪烁的眸光与微红的耳垂,决定不逗他。

风拂动风铃,飘着叮叮的脆响。你抬眸上下扫视绅士般笑着的烛台切,听着自己的真心话不受控制地流出。

“光忠。”

“嗯?”

他扬起一个鼻音,猫着腰和你面对面。

阳光透过窗棂斜斜洒在他身上,为那一袭黑衣镀上一层金丝。

院落某处传来黄莺略带慵懒的鸣叫。

花架上攀爬缠绕的藤萝,摇曳着它浅紫色的梦。

而眼前,近在咫尺的这个人,他的眉眼,或许正是你执笔的最大的动力。

你骤然忆起,在考入如今的高中前,你走过一段低谷期。

现世的纷扰冲散你对艺术的热爱与追求,幼年时希望过的成为画家的梦想,变得越来越淡,几乎微弱到消失不见。

就在那时,你的近侍对你说,你一定能做到的,别怕。

明明只是平凡到俗套的宽慰,却真正渗透你心里被墨色浸染的调色板。

你试着寻找最初的自己。

而这漫长过程中,唯一不变的,是鼓励自己的他。

你嘴角上扬,直视他的眸。

“好想画你。”

他愣了下,随即点头,抬手在你头顶揉揉。

你在他眼里看到释怀地微笑的自己。

“如果这是您的意愿的话。”





#没了_(:з」∠)_嗯,仓促结尾避免开车#
#私心再给光忠一点又一点点糖,感谢他lv.68跟着hsb他们这些lv99出门还给我带回小贞⁄(⁄ ⁄ ⁄ω⁄ ⁄ ⁄)⁄#
#至于为什么不选hsb_(:з」∠)_因为他在寝当番啊~#
#以上,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来自一个美术生的怨念#

评论(1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