淋雨的纷华

【烛审】指尖飘雪(光忠视角)

#来写三十题_(:з」∠)_hhhhhh好开心啊#
#拒绝刀片ಥ_ಥ并不是嫖#
#光忠ooc有_(:з」∠)_#

冬。雪日。

烛台切光忠独自走在落雪的街头。

行人从身旁擦身而过。他抬头望望遥远天空的触不到的尽头,低头口里哈着热气,看着它消散在冷风里。

细碎得迷眼的雪片轻轻柔柔地飞舞,纷乱了他的视线。男人眨眨金色的独眼,伸手扯扯围巾。

围巾很温暖,也很干净。从它泛黄的颜色可以看出这已是颇有些年月的物件——想来它原本应是纯白的棉布围巾,再不断得洗净、晾晒后才显得略微陈旧。

他把它拉扯到足以遮盖双唇的高度。

“这个是圣诞礼物,送给光忠。只送给光忠哦!”

皮靴踩在雪地上,发出擦擦的响。他眼角的余光瞥见公园里成对的情侣正暧昧得谈情说爱,互赠节日贺礼。

——我一直,都珍惜的,主的、你的礼物。

“呐光忠,父亲想让我回家族一段时间。我不在,你可要好好照顾本丸和自己。”

年轻的父亲在身后紧跟着儿子,男孩摇摇晃晃地在雪上奔跑。

——我来了,我回来了,来找你。

“如果我不在,光忠会想我吗?”

神色匆匆的妇人手拎满装食材的塑料袋,从小巷穿过。

——你不在了,你现在又在哪里?

烛台切光忠从衣袋里抽出戴有黑皮手套的手,伸在身前。

他有时会想,身为付丧神的自己的生命竟漫长到不论消亡的地步。而人类,哪怕是拥有灵力的人类,他们的生命,又能长到跨越某些什么的地步呢?

冰冰凉凉的雪花坠落到他炽热的掌心,终于消失,不留痕迹。

主,我来到现世了。五十年,您仍留在这现世的某处,或是已不在人世了吗?

记忆中,她一直只叫他光忠。她说烛台切是政宗所赐给他的刀名,不是她。他笑说主愿意便好。她沉默,只是微笑。

他还能回忆起她同作为近侍的自己吩咐事务、告别的时刻。他忘不掉那天清风的温度,她的唇的触感,她离去的本丸的寂静,甚至她临走时落下的泪闪烁的光芒。

“主………”

掌心的融雪退去,残留的水染湿手套,攀上纷纷凉意。出口的呢喃细语同指尖的雪相触、混杂、揉碎在漫天白色里,压着他胸腔的起伏。

主。主!

烛台切光忠站在十字路口,一动不动。

信号灯跳转为绿色的瞬间,他回头。

他来时的方向,独自一人的少女,微笑着、哭泣着,对他挥手送别。


#完了_(:з」∠)_完了。#
#好短啊!这是我写完的第一感觉。印象里,“一袭黑衣的咪迷失在纯白的雪中”什么的。哇,美滋滋!!!#
#于是就产了这一篇。很简短,意识流。大概是审神者被父亲要求辞职、离开,本丸所有刀剑失去灵力供给而消失,只留光忠一个人,
于是光忠去现世寻找审神者。五十年前一次,五十年后一次。文中的是五十年后。围巾是审神者手制的,是特意给咪总准备的(可能会写)。#
#总之拒绝刀片,吃刀开心_(:з」∠)_#

评论(3)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