淋雨的纷华

【刀剑:一期婶,你牵动着我的悲喜】

#好久不动笔,手生了ಥ_ಥ#

#嫖一下一期哥~#

#ooc有,女婶有,私设有,慎#



转眼之间,又到了大阪城开挖的日子。

没到这个时候你总是最忙的。不为别的,自然是为了接回地底沉睡的藤四郎们。

你向来容易满足,对新刀不怀抱过分的执着。缘分这东西,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更何况,你的本丸之于你,早已是温暖如家一般的重要存在,你已感到足够幸福了。

然而———

“啊啊啊好气哦!最近活动怎么这么多啊,嘶胃疼…………”你扶额看着桌上的文书,最近的工作压力大得让你不敢懈怠。

你甚至开始羡慕明石了。

“…………主殿,失礼。”

你感到肩上搭上一只手,回头看看,是一期一振,你的近侍。他弯腰凑近你,你可以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香味。或许是方才为弟弟们准备点心时遗留下的味道,让你想到甜甜的草莓味水果糖。

“主殿,虽然公事繁忙,但还请主殿适当休息一下。”往日温和的眉目,此时染上了忧虑。

他目光如水,嘴边是不失礼节的关切之语。你听着远处嘈杂得近乎震耳欲聋的蝉声,只觉得眼前的男子完美得令人惊叹。你甚至明显感受到他白手套下自掌心而来的灼热体温。

“嗯,谢谢一期,我没事。”你眨眨眼, 露出一个宽慰的笑,想让他不再担心你。

“是。”一期垂眸跪坐在你身后。你看去,此时他的目光,竟有着几分悲伤。

你回想起曾见到他以同样的目光望着苍蓝的天空,和天幕间垂挂的残云。那是一汪湖水,任谁都不能触及,只有沉溺、窒息。

“嘛,我知道了。我也休息一下好了。”你转过身,和他面对面坐着,“再说这次大阪城挖地,我是说了怎么也要把包丁带回来。可我也担心你们的伤势啊。”

一期一振对上你的目光。他水色的发丝在窗口漫进的风里晃着,不知为何使你联想庭院里池内静静开放的白莲。

“其实……”

“嗯?”什么?

他认真地说:“其实主殿不必如此费心。我的确想见到弟弟们,可并不想您因此消损健康。”

你知道他是真的替你着想,但你也有自己的决定。

“谢谢你。但我还是决定继续大阪城的挖掘活动。”

为什么只对大阪城挖地如此执着。

“我很喜欢一期的弟弟们活力的样子。”

为什么不到最后不肯止步。

“我也很喜欢微笑着的一期。”

为什么倾注心血。

“我真的,不想要一期再用那种眼神看着天空了。我不想一期觉得寂寞,也不想你沉入回忆的悲伤。我想一期能够快乐。”

你一字一顿地吐出这句话。一期瞪大眼睛又很快恢复平静。你看到身处庭内树木投下阴影里的他浅笑起来:“呼呼,您可真是………”

正疑惑他的想法,下一秒你被带入一个温热的怀抱。你听到付丧神的温润话语和洒在你颈间的吐息。

“我很高兴您为我着想。主殿,您真是温柔的人呢。或许正是这个原因,我们才会被您所吸引,才会心甘情愿留在您身边。”

他的双臂拥住你,声音里是掩不住的温柔。

“我的快乐,即是主殿能够快乐、能够幸福。所以,还请您多关注自己的身体状况吧?”
















#嗯,没了,短小不精干_(:з」∠)_#

#最开始只是想写沉进他的目光里,打到后来居然虐了一把……?!_(:з」∠)_我果然不适合写文吧#

#忙着画室的集训,没怎么回本丸,突然回归只想飞扑进hsb怀里ಥ_ಥ他是世界的宝贝啊!!!!#

#那么,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 ̄)#

评论(4)

热度(17)